追蹤
請至新網站www.counseling.com.tw中崙諮商中心─ 瞭解自己‧增進溝通‧快樂生活
關於部落格
  • 847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給悲劇一個善終----急救校園創傷事件

 
    一旦發生校園意外,從校長以下的教職員、學生和家長,凡是目賭耳聞此一悲劇的,無不或多或少受到了心理創傷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
【情節一】:熱鬧滾滾,國道大塞車的的連續假期剛結束, × × 高職上課第一天,便驚聞一位導師在中南部遭遇車禍,不幸當場死亡。消息傳來,班上同學先是呆若木雞,接著哭成一團。導師辦公室也傳來一片啜泣聲,匆忙出入之間,人人紅著眼眶,表情緊繃……。
 
 
【情節二】:任職國小的陳主任星期天上午運動回來,正和孩子邊聊天邊做中餐,忽然接到一通手機,嚇得跳了起來。原來一群小三的同學在校內施工處附近玩,其中一位小朋友竟然身受重傷,已被送到某醫院急診。陳主任拋下家人,火速趕到醫院,踏進急診時,剛好聽見家長淒厲的哀號……。
 
 
【情節三】:週五下午快下班時,學輔中心的林老師剛送走最後一位來協談的大學生,突然接到噩耗。一位她諮商過的研一學生,半小時前從宿舍陽台墜樓,原因不明,但恐怕凶多吉少,現場已經被警察封鎖。林老師頭腦一片空白,只覺得這不像是真的,但雙手雙腳卻不住發抖……。
 
【情節四】: × × 中學一位職員週末回家後,居然燒炭自殺。死者除了久病厭世外,留下的遺書對主管多有埋怨。消息傳來,不少教職員群情激憤,抨擊主管,同仁間本來就有的間隙更加擴大,引起互相攻訐。經後電視和報紙爭相報導,校長承擔責難,備受煎熬,甚至萌生辭意……。
 
(以上情節均屬虛構,但曾參考真實案例)
 
一向忙碌而規律的校園,最怕的就是發生上述意外。由於牽涉到死傷,而且帶給師生家長劇烈的心理衝擊,因此常稱為「創傷事件」(traumatic event)。又因為意料之外,非比尋常,超過校園平時的慣於應付的壓力,往往使全校陷入議論紛紛,人心惶惶的危機感,因此也可稱為「危機事故」(critical incident)。
         
根據報載,美國十月初便發生了至少三次校園槍殺,這就是典型的「創傷事件」或「危機事故」。相較於美國,台灣社會對槍枝嚴格管制,因此很少傳出類似的槍擊喋血,連續凶殺。但每次發生意外傷亡,媒體的報導,家屬的善後,上級的懲處,同仁的反彈等等後續壓力,仍然使得校長以下的行政主管頭疼不已。學校一旦運氣不好,碰到這種「倒楣事」,通常急著處置危機,料理善後,為了儘快弭平風波,師生家長所受的心理創傷反而易受忽略,甚至對於集體的情緒騷動很自然會傾向壓抑。殊不知日後師生的認知、生理、行為反應都有可能留下後遺症,影響個人生活,同仁之間的感情,甚至未來的人際關係和人生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 創傷事件究竟會帶來怎樣的創傷反應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
第一組創傷反應,是不自主的經驗重現--比如做惡夢,或眼前像在看幻燈片(最悲劇性的一幕念念不忘),或被生活中某些刺激(人、事、時、地、物)勾起回憶(影像、念頭、錯覺),甚至錯覺「回到當時」(flashback)而身心不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第二組創傷反應是逃避或麻痹--當事人常為了避免生活裏的創傷刺激,而逃離正常的生活,變得社交退縮和自閉,甚至情感麻木或疏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第三組創傷反應則是焦慮和過度警覺──當事人可能在事過境遷之後,變得戰戰兢兢,易受驚嚇,長期失眠、動不動發怒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
以【情節一】中的師生為例,忽然痛失導師的學生,可能每天見到講台、黑板,便觸景傷情,無心上課;同辦公室的導師,也可能看見空下的座位,便睹物思人,悲從中來。【情節二】中的陳主任,好幾天耳邊都揮之不去家長淒厲的哀號;此後每經過校外的工地或醫院,便覺心悸、胸悶、噁心、頭暈。【情節三】中的林老師每到接近週末,便會不明所以地焦躁不安、發抖、呼吸不過來,原有的甲狀腺失調的老毛病又像要發作了。【情節四】中的校長最近常做惡夢,夢見校舍出現裂縫,四處漏水。週會面對師生時心情複雜,自責領導無方,擔心別人如何批評,私下開始喝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這些就是經驗重現,都是第一組的創傷反應。
         
再以【情節一】中的師生為例,痛失導師的部份學生,居然一兩天就嘻嘻哈哈,打打鬧鬧,若無其事;少數同辦公室的導師,也很快就埋頭工作,絕口不提,令旁人反而覺得異樣。【情節二】中的陳主任,以後每天進校門,都不敢往工地方向看,或接下來好幾年,都怕到醫院,連好友開刀也不敢去探病。【情節三】中的林老師開始經常請假,與同事疏離,有一段日子怕接新個案,對以前熱衷的進修或研討會也興趣缺缺。【情節四】中的校長,申請提前退休,不再和教育界的朋友來往。偶而來訪的老部屬發現她語氣變得防衛、尖酸,鬱鬱寡歡、悶悶不樂。
         
以上則是逃避或麻痹,是第二組的創傷反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假如出現下列發展,則可能屬於焦慮和過度警覺,是第三組創傷反應的徵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【情節一】中痛失導師的班級,成績滑落,狀況不斷,有些學生打架翹課,有些「好學生」則開始望著窗外出神,或趴著睡覺;有一個學生月考前還出現換氣過度,恐慌發作。【情節二】中的陳主任,發現自己開始失眠,很難入睡。手機一響,就心驚膽跳,擔心又接到壞消息。。【情節三】中的林老師只要一聽到個案有憂鬱症病史或曾想傷害自己,就憂心忡忡,連回家後也耿耿於懷,怕個案又出事,手機24小時不敢關機。另一半受不了,最近常因小事而吵嘴。【情節四】中的死者的另一半,變得沒安全感,凡事過慮,對兩個青春期的孩子管教過嚴,生怕他們外出發生意外,後來傳出疑似家庭暴力。
    
 
其實,一旦發生校園意外,從校長以下的教職員、學生和家長,凡是目睹或耳聞此一悲劇的,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心理創傷(psycho-trauma )。不過,所謂心理受創(traumatized)並不等於得到了「創傷後壓力疾患」(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,PTSD)。一般說來,一個月之內,大家多少都會有上述三組心理創傷的反應。這種受創,應該算是非常狀況造成的正常反應。只有當這三組症狀超過一個月,而且主觀上感到重大痛苦,或客觀上損害到到社交、職業、學業等功能,才可以診斷成「創傷後壓力疾患」,算是真正生了病。
       
為了避免創傷後壓力疾患,或者心身症、憂鬱症、廣泛性焦慮症、酒精濫用/成癮,家庭失和等後遺症。發生意外一兩週內的心理衛生危機干預(crisis intervention)就變得很重要。其概念,接近對傷口的初步清潔和包紮,預防性大於治療性。可看做是一種「心理急救」,是對「情緒傷口」的初步護理。
       
根據這幾年來的摸索,並參考美國經驗,筆者和台北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的危機應變團隊,歸納出以下幾種對校園危機的干預方式。當然,也可以應用在社區裡其他公私立機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1. 一對一諮詢:危機輔導員(crisis counselor)進入校園,陸續接觸教職員、學生和家長的過程裡,不但提供情緒的支持;也隨時擔任顧問,提供資訊性的建議,讓師生家長懂得採取積極的措施,在善後問題解決的過程中,預防衍生危機的連鎖反應(比如自殺事件引發他人內咎或羞愧而自殺)。
         
2. 傳單:危機輔導團可以發放事先撰寫的簡短資訊,向受創的師生家長說明可能有那些後遺症,讓大家可以理解並重視,不要忽略這種「心靈的內傷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3. 演講:講師可以更生動地簡報資訊,並且和現場聽眾即時交流,回答疑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4. 減壓團體(debriefing):可以集合家長、同班學生、學校人員,分別開辦小型成長團體,紓解大家的「情緒淤血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5. 家庭訪視:通常以關心孩子的調適為名義,罹難者家屬會較願意讓危機輔導員登門拜訪,現場評估家人的受創後的反應和互動,聆聽心聲,發放傳單,提供建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6. 問卷篩檢:在校園內發放簡短的自填量表,篩檢出創傷後遺症特別嚴重的師生,以免有漏網之魚。 
        
7. 媒體(電視、報刊、電台的採訪,投書或專欄寫作):提供機會教育給關注此事的社會大眾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干預強調介入迅速,但為時甚短,數日到數週內密集出動幾次。如果發現有人受創嚴重,危機輔導人員就應該安排學校輔導室持續追蹤,甚至轉介該縣市的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和醫院身心科(精神科)協助。
 
      
值得注意的是,危機輔導和一般心理諮商(治療)的原則不同,需要特別的訓練,並非任何心理師、社工師(員)、或精神科醫護人員都懂得操作。就筆者所知,目前台北市和高雄市的社區心理衛生中心都成立了危機應變團隊,有較佳的持續訓練。「靖娟兒童安全文教基金會」等機構則長期關注校園和社區內的兒童創傷,建立了豐富的危機輔導專業人脈。有這方面需要的學校,可以考慮洽詢該基金會,或向各縣市衛生局的社區心理衛生中心求助。
 
 
 
 
(本文刊登於「張老師月刊」2006年11月號【心靈急診】專欄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