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請至新網站www.counseling.com.tw中崙諮商中心─ 瞭解自己‧增進溝通‧快樂生活
關於部落格
  • 845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重返天空,Sky is the Limit

   「以前飛機一上天下地 他就嚇得呼天搶地張菲恐機症治好了 謝天謝地」

     我的檔案夾裡,一直保存著這張很有趣的剪報,是從中國時報1998108日的的綜藝版剪下來的。記者徐紀埩專訪演藝界大哥大張菲,報導他如何從愛坐飛機,遭遇意外,變成怕坐飛機,卻又經過努力,後來甚至學會開飛機的趣聞。八卦新聞可以這麼有教育性,十分難得。

    根據這篇新聞,張菲從小活潑好動,嚮往開飛機,甚至報考過空軍預校,可惜未能如願。但是當了藝人後,四處趕場作秀,總是「能坐飛機就不坐車」,既可欣賞空姐,又可滿足一下對飛行的嚮往。直到有一年,他和妻兒搭機到台南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突然引擎停了,四下一片沉靜,燈也滅了,飛機高度快速下降,雖然空服人員沒說什麼,看他們臉色發白,乘客也知道情況不妙,張菲四歲的大兒子突然大聲說:「爸爸,飛機要掉下去了!」他顧不及自身安全,擁住妻小,並對前妻說:「沒想到我們這樣的結束!」好在最後勉強降落,也成為當天的重大新聞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 根據網路上的其他報導,張菲這一段空中驚魂記還有不同版本。有的加油添醋,說那次張菲坐在窗戶旁邊,還親眼目睹了飛機的引擎著火冒出火花,飛機往下掉。無論如何,這確實是威脅生命的一次「創傷事件」或「危機事故」。

    不久後,張菲在另一次搭機時,又受到了驚嚇。這次是客機起飛時,衝出了跑道,好不容易上天後,又差點撞上另一班機,「嚇得他心臟都快停了。」

一年後,他的兩個好友陸續在空難中遇害,從此,他不再搭飛機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張菲的經驗生動說明了許多人的「畏懼症」(phobia)是如何形成的。搭機原來可以是中性的,甚至是愉快的經驗,但經過一兩次「危機事故」的制約後,致命的恐懼就被「移花接木」地配對(paired)到一般飛行了。從此,飛行和害怕變成了比翼鳥,令人避之唯恐不及。這種制約(conditioning)是種被動但強效的學習,而且非常持久。行為主義的古典制約理論,您或許不甚了了,但提到「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」,大家就懂了。

 

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

    1990年代以後,由於MRIPETCT Scan這些顯像科技的躍進,人類的大腦結構和功能已經大大解密。現在我們知道,大腦的情緒中樞(邊緣系統)裡,有個小小的杏仁核,就像敏感的警報器。當事人一旦受過致命的威脅,那生死交關的記憶就儲藏進杏仁核。從此以後,只要五官一偵測到類似的危險線索,反射性地高速通報到杏仁核,那易受驚的杏仁核就發佈警報(哪怕多半是反應過度的假警報),要主人「逃命要緊!」

      由於「一朝被蛇咬」的經驗太深刻了,為了保命,杏仁核每次亂喊「狼來了」,她的主人還是會觸景生情,信以為真。即使理智上知道發生空難的機會微乎其微,比起車禍的機率還低,感情總是淹沒了理智,屈服了意志,癱瘓了行動。寧可敬而遠之,也不要親身冒險。

    很少人知道,其實,「敬而遠之」的策略才是造成飛行畏懼症(恐機症)的關鍵。每次只要逃避成功,當事人鬆了一口氣,等於嘗到了甜頭。你猜下次又遇到搭飛機的機會,他會怎麼做?答對了!他會食髓知味,故技重施。最後,形成一種習慣化的傾向,愈逃愈怕,愈怕愈逃,造成惡性循環。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,這是對逃避行為的負增強(negative reinforcement),也就是變相鼓勵。用佛家的語言來說,這就是「業」造成的「障」!

    恐機症,甚至大多數其他的畏懼症會形成,「緣」由固然是不可抗拒的創傷經驗,但當事人無意中採用了不當的習慣自保,其實才是持續的主「因」。另一種「緣」由,則是「二手創傷」,比如看太多空難的新聞報導,當然易讓人產生災難性的思考,預期性的焦慮。拿張菲的例子來說,他的兩個好友陸續在空難中喪生,免不了會有「搭飛機好危險」,「哪天會不會輪到我?」的聯想。

    畏懼症的病理發生學可以用這種「因緣論」來解釋,治療策略則可以用「因果論」來說明。種什麼因,得什麼果,「走為上策」絕對是一錯再錯,等於繼續種惡因。「溜之大吉」只能得到一種惡果,那就是火上加油的害怕。對付畏懼症,只有勇敢迎戰才是do the right thing,才能make a difference

    這篇綜藝新聞的後半段,還報導了張菲是如何克服恐機症的。原來,經過了十年對搭機的逃避和害怕後,張菲深感不便,決定強迫自己去克服恐機症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他用的方法是了解飛機,並且身體力行的去開兩人座的輕型飛機。剛開始,他也怕得四肢發軟。慢慢的克服了恐懼,並且重拾在空中翱翔的快樂,目前已有五百小時的駕駛時數。

    張菲可能不知道,他用的方法正是行為治療的策略,而且是最有效,但也最需要勇氣的「暴露療法」。也就是刻意暴露在害怕的情境中,強迫自己的腦神經減敏感,一步一步,久而久之,從fear less (越來越不怕)到fearless(一點都不怕)。種善因,得善果,良性循環形成。「我會不會摔機而死」的外控型心態,漸漸被「我可以操縱飛機,翱翔天際」的內控型心態所取代。洪水般不可收拾的恐懼感,終於被圈進了信心的攔河堰。

 

從哪裡跌倒,從哪裡爬起來

    儲存過創傷記憶的大腦,固然風聲鶴唳草木皆兵,像得了過敏症,但並非無可救藥。既然對飛機的恐懼感是學習(制約)來的,那麼對飛機的自在感也可以學習(制約)而來,只不過後者要漫長、辛苦的多。這大概是上帝創造人類時,設計得不夠完美之處吧。

    當然,恐懼飛行的人不少,不可能每個人都像張菲那樣去學開輕航機。好萊塢電影「情定巴黎」中,同樣懼飛的女主角梅格萊恩用的方法是參加「我不再怕飛」的心理課程,在模擬飛機艙裡練膽。在美國也有人請催眠師幫忙,用催眠治療克服對蜘蛛的過度恐懼,但我不確定是否有研究支持,催眠治療對恐機症也有良好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自己的經驗裡,行為治療法仍是戰勝恐機症的利器,如果再加上認知治療法(思考上的心理建設),那就像倚天劍加上屠龍刀,相當有效。病史越短,療效越好。有一次,有位空姐不幸在飛行中遭遇亂流,撞得鼻青臉腫,更對登機心生畏懼,但只經過了兩三次的危機輔導後,她就成功登機了。關鍵在於她的職責不容許她逃避,她也接受了我的保證和建議,「一回生,兩回熟,三回變成好朋友。」銷假上班後儘快回到飛機上,用身體力行驅散杯弓蛇影,不要讓畏懼有機會滋生。

    至於像張菲一樣,害怕搭飛機已經有多年歷史的人,我的建議是用漸進的方式「光復失土」。先是短程有人陪同,後是短程單獨飛行,漸漸拉長飛行里程和時間。先挑戰飛台灣國內線,沒問題後,再挑戰飛香港,飛大陸,成功之後,飛日本、泰國當然就水到渠成了。最後,在挑戰美加航線之前,最好先到夏威夷過境,甚至度個假,把長途變兩個中途,就更有信心了。

    萬一緊張到恐慌,因此呼吸急促到喘不過氣來,頭暈目眩,擔心自己快抓狂或死掉,如何急救呢?這種「換氣過度症候群」是由於處在焦慮的情境中(主因),人往往太過努力吸氣(助緣),急而淺的呼吸使得血中二氧化碳比率過低,無法誘發中樞神經再次呼吸,結果反而胸悶、心悸、頭痛。沒關係,只要找個塑膠袋或嘔吐袋,罩住口鼻,慢慢呼吸,把袋中的二氧化碳「資源回收」,就會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總之,恐機症和其他畏懼症一樣,是可能改善的。無論是怕出門、怕恐慌發作的懼曠症,怕權威、怕人際關係的社交畏懼症,怕蟑螂、怕狗、怕打針、怕打雷的特定畏懼症,只要當事人用對方法,他也可能像張菲一樣自療成功。

    張菲說,在克服恐機症的過程裡,他感受到自我征服的快樂,每當面臨危險時,他便深刻體會,人生沒有什麼好爭的,「活著最重要」......       

    重獲自由的解放感和重建自信的成就感,是無可取代的。重返天空,你將成為自己的「空戰英雄」。

    在上機之前,可以先準備好「心理急救箱」。萬一遇到讓人血壓升高,心跳加快,呼吸急促的狀況,先想好如何應付。當事人不妨參考筆者的獨家處方,壓力管理的「六法全書」──AF,共有六種方法。

A計畫(Action):實行──採取行動,坐上飛機。

B計畫(Belief):轉念──事先寫好小抄,在心理激勵自我、安撫自我。比如「把這次旅途當作是成長的機會,不是生命的威脅。」「撐過去,一定會成功,我一定要贏。」「過了這關,毛毛蟲變蝴蝶。」「會緊張是正常的,但起飛三十分鐘後,焦慮指數就會開始降低。」「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」

C計畫(Connection):結緣──和鄰座的乘客聊天、打牌、下棋、欣賞空姐或空少。也可以想像好朋友或心理師就坐在你旁邊。

D計畫(Diversion):散心──看書報、看電影、聽音樂、玩數獨、睡大頭覺。

E計畫(Exercise):健身──起身走動、按摩穴道、做十巧手、練氣功。

F計畫(Faith):信神──禱告、讀經或詩歌(「耶和華是我的牧者......」)、數息或念佛(「南無阿彌陀佛......」)、禪坐或冥想。 

(本文刊登於「張老師月刊」20075月號【心靈急診】專欄)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